寒秋侧目看向窗外的布谷鸟沉思良久,决心难下。

眼前少女粉嫩的俏脸耷拉着,可怜巴巴地抠着指甲,她有些于心不忍。

“我是小姨。”

小姨?

那就是娘亲的姐妹了?

难怪那双眼睛与自己的如出一辙,苏青之又哭又笑抱着她的脖子说:“小姨!”

“小姨真好!”

她欢喜地在毯子上滚来滚去,欢呼到:“我有小姨啦!”

“寒秋,上来跟我一起滚!”

苏青之欣喜若狂,将她拽上了火炕。

两人跟树袋熊一样滚来滚去,一会撞到头一会撞到腿,嘻嘻哈哈地笑着,清脆的笑声飘荡在石屋上空,惊走了一片布谷鸟。

“做泥哨最重要的选择上好的陶土,水质、温度都很讲究...”

寒秋娓娓道来,捏着泥哨的半成品开始讲解,苏青之眼睛瞪得溜圆听得津津有味。

半个时辰后,苏青之做出了第一件成品:小黄鸭。

“这个鸭子怎么是个大小眼。”

她嘴巴撅的老高,一脸气馁。

“第一次能做成这样已经很好了,继续加油。”

寒秋眉眼弯弯,伸出纤纤玉指戳了戳小黄鸭戴着的鸭舌帽。

苏青之嘴上嫌弃心里还挺乐意,仔细看好像跟李野还挺像,送他好了。

一想到李野她就顺势想到了没心肝的狗仙君。

我偏不给你做,气死你。

“寒秋,我送你一个!”

重新恢复斗志的苏青之做出了第二件成品:头戴皇冠的小书童。

她特意给书童的衣袖上晕染了兰花,还在她的嘴角点了一颗痣。

“寒秋,我照着自己的模样做的,送你!”

寒秋的眼神有一霎那的失神,眸底黑云翻滚瞬间恢复了平静。

苏青之欣喜的笑容忽然僵在了唇角。

有那么一瞬间她猛地觉得拥有这样眼神的寒秋非常陌生。

那种感觉很突兀,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她体内觉醒了一样。

她忍不住身子抖了抖,将手里的泥哨跌落在地上。

“啪!”

小书童泥哨的发髻被碰缺了一个角,看起来有些诡异。

“这个不好,我重新做。”

苏青之压下心里的情绪,将泥哨捡起来。

“嘶嘶!”

寒秋掌心的黑色兰花忽然鸣叫起来抖了抖。

“花婆婆醒了。”

“时间来不及了,我们走。”

寒秋小心的将泥哨搁在窗台上,拍了拍苏青之的肩膀。

冷千杨站在薰衣草庄园的矮坡上遥望着远处走来的人。

苏怀玉与那位侍女并肩而行,两人不知说着什么,笑语晏晏。

他用扇子无意识地敲着手心,终还是选择转身离去。

“这里有个红丝绒的礼盒!”

寒秋惊讶地咦了一声,看了眼还在别扭的苏青之。

“是双小羊皮的靴子,可惜尺码是七寸的,我穿着有些磨脚。”

七寸的靴子?

难道是狗仙君干的?

苏青之蹲在矮坡上忍不住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靴子。

许是老踢小石子的缘故,白色靴子的头露出了一些线头,隐隐能看到里面的袜子。

他的视线根本没看向自己,什么时候发现的?

她心里隐隐升起一股暖流瞬间又被气愤所取代。

哼,一点小恩小惠就想我原谅你,门都么有!

“扔了!”

苏青之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不甚在意地说。

“别闹,要是真的不喜欢可以剪着玩。”

寒秋捧着礼盒,冲苏青之微微眨了眨眼睛。

按照商量好的方案,苏青之与寒秋一前一后进了花如雪的房间。

冷千杨正与花如雪对弈,李野候在一旁侍奉。

一一问好之后,苏青之抛出了试探性的一问。

“花掌门,表哥告诉我一个东阳秘术,可以治疗失眠之症,你想不想试试?”

此话一出,屋里的众人皆是一愣,脸上画满了烟囱一般的惊叹号。

你怎么知道花掌门有失眠之症?

你跟花掌门又是怎么回事?

冷千杨捏着黑子神色变幻着,踌躇着说:“如雪,此事不可行。”

花如雪也是暗暗心惊,自己的这个旧疾连师兄都不知晓,他怎么会知道?

要是真有法子倒可一试。

“小苏真是勤学好问,且说来听听。”

花如雪亲自为苏青之倒了杯云霄茶,温言说道。

“可不可行,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仙君没吃过鲍鱼,就能证明鲍鱼不存在吗?”

“仙君没摸过美人的玉足,就能证明玉足不存在吗?”

“我表哥是暗市大佬,他给的法子绝对不会有错。”

她连珠炮似的发问令众人都陷入了沉思。

虽然是歪理,好像也..挺有道理。

苏青之挑衅地看了仙君一眼,满意地看着他的脸色沉入寒冰。

“告辞。”

“哐当!”

他站起身单手负后大步离去,出屋门的时候用力过猛,将门板给震飞..飞了。

罪魁祸首苏青之毫无知觉地嚣张一笑,冲垂眸而立的侍女寒秋眨了眨眼睛。

众弟子们按照苏青之的要求布置了一个光线昏暗的房间。

房间的中央是一个柔软的大床,花掌门平躺在里面等待下文。

“花掌门,你盯着我这个坠子看,放空一切杂念,专注于这个坠子。”

苏青之握着寒秋给的小狐狸坠子在她眼前晃动着说。

一盏茶后,她的手臂酸困的要命,见花掌门还是神采奕奕没有任何昏睡的迹象。

这个法子不行。

她无奈地看了眼角落里的寒秋摇了摇头。

“小苏,我还是睡不着啊。”

花如雪揉着发痛的眉心说:“我真的做不到。”

心病还须心药医,反转系统走起。

“花掌门莫急,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苏青之在信笺上写了夫君、爹爹、娘亲、沧月派、白神医几个名字,准备试试第二个法子。

“现在你根据自己内心的排位高低,将上面的名字一件件划掉。”

她瞧着二郎腿,老神在在地说。

开始的进展就让人大吃一惊,花掌门第一个划掉的人是夫君?

那个柳如源,她的短命夫君?

还记得在苍石殿的时候,冷千杨曾问过花如雪一件事情。

柳如源是怎么死的,她的回答是误杀。

众人都说花掌门与她的短命夫君恩爱甚笃,为何第一个划掉的是他?

苏青之还在愣神的工夫,就看到信笺上只剩了两个名字:白神医、娘亲。

“恨之入骨,你恨及了你的娘亲?”

苏青之冲她冲了个口哨,淡淡地说。

“不是,我爱极了她!”

“我很爱娘亲!”

“哦哦!”

花掌门满脸诧异,捂着嘴沉默了半秒钟。

猛然间她领悟了什么勃然大怒,甩起鞭子厉声喝道:“绝不可能,绝不可能!”

“我要杀了你!”

她跳下床榻,招招狠辣直冲苏青之而来。

这女人被戳中心事,疯了!

“砰!”

花瓶被砸碎!

“咔嚓!”

案桌被震飞。

“苏怀玉,拿命来!”

花如雪的银鞭如流光飞过所到之处全是一片狼藉,恨不得噬其血肉,饮其血水。

寒秋不能暴露,眼下只能靠自己。

苏青之勉励抵挡,使出吃奶的劲逃跑着心里紧张到极点。

早知今日刚才就不作死气冷千杨了。

谁来管管这个疯女人呐!

白神医你大爷的,你真是害死我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盛大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最新章节,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紫幽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