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霍瑾瑜不知道的是——

在卧室里的苏糖,原本素净姣好的脸庞上染了一抹绯红的颜色,在灯光下闪现出温润的亮泽,尤为动人。

她紧紧咬着唇,脑子蒙了下,却还在危险的边缘触碰:“是啊,那你不就是拿我没办法么……”

一句话说得倒是意味深长,暧昧又旖旎。

霍瑾瑜却气笑了。

可不是没办法?他伪装成残疾的双腿到现在还没恢复……总不能让人用轮椅推他回亭苑?

就算推过去了,又怎么解释他头上的伤?

终于,他舌尖抵了抵后压槽,失声一笑:“这些话都是谁教你的?”

苏糖哑口:“……”

谁教的?

她前身那么些年的小说都白写了?

论撩人的套路,没有她撩不上的人,只有她想不想撩。

可如今这套路用在自己身上,那简直是……羞涩到爆!她觉得用‘骚到流泪’这话来形容也最贴切了。

好半晌,她才吞吞吐吐地说:“没人教,真的,我说无师自通,你信吗。”

霍瑾瑜倚在床头打电话,原本性情寡淡的人,此刻眉眼中的笑意也冲淡了他与生俱来的疏离感。

好一个无师自通,他忽而一笑,低语道:“苏棠,要是你对第二个男人说这些话,我会弄死他的,知道吗。”

天知道,他刚刚听到她说的那些话都险些失控。

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哪怕身边从来没有过女人,但永远不要低估一个男人学习能力和领悟力。

什么叫无师自通?总有一天,他会叫她在床上领悟到的。

这话落在苏糖耳里,明知他含着笑、还用着最平静的语气,但说出来的却是最狠的,至少在她听来,他很认真。

沉默片刻——

“吓着了?”霍瑾瑜抿着唇,静默了几秒,又轻柔的诱哄:“我开玩笑的,但这话不能对其他男生说,只能对我说,嗯?”

他莫名的占有欲,却让苏糖一点都不反感,她想,这大概就是相同的磁场吸引力吧,于是轻轻“嗯”了一声:“知道啦。”

最后是怎么结束了对话,苏糖忘记了,但在这样的夜里,一切都显得多情又明媚。

……

霍瑾瑜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微微阖眼回味临别的那些话时,她倒是把自己祸害的不浅。

以至于这么冷静自持的人,都忘记自己要说的话了。

还打算这次跟她交代了自己就是霍小六爷的身份,而他也不需要她这么辛苦的‘养’自己。

嗐,结果什么都没说。

忽然——

门外响起景阳的急促敲门声:“小六爷?您睡了吗?”

突然被扰了兴致的霍瑾瑜应着:“怎么?”

如果不是急事,景阳不会轻易打扰小六爷,于是他说:“胡汐芸在门外等了3个多小时,她说有关胡恩智很重要的事跟您说。”

霍瑾瑜轻轻“啧”了一声,多了一抹不耐。

胡恩智能什么事?

胡汐芸昨晚已经在医院给作为‘保镖’的自己说过了。

况且,这胡汐芸心机颇深,她知道已经得罪了作为‘保镖小哥哥’的自己,所以害怕抱不到‘霍小六爷’这棵大树,于是亲自找上门。

可谁叫这胡汐芸得罪自家小狐狸?是她太过嚣张了,他总得治治。

终于,霍瑾瑜不耐地冷声拒绝:“不见。”

景阳又说:“胡汐芸好像知道您会这样回绝她,所以她让我带句话,问您担不担心霍之柔的儿子——安念之的身体情况?”

这话就说得有些意味深长了。

果然,霍瑾瑜脸色有些波澜,那孩子如今有3岁了吧?难道说身体不好?他沉声:“什么意思?”

景阳如实回答:“她没跟我具体说,就求着说要见您一面,我看她说话时浑身都在颤抖……应该是害怕。”

“既然怕,她还敢来?”霍瑾瑜沉思半晌,又冷哼:“把门帘放下,就让她在卧室门口说。”

“是!”景阳颔首。

前后不过几分钟,就在胡汐芸心灰意冷时,景阳却突然将她带进了霍家老宅。

此刻已是凌晨了,凉风徐徐,在深郊的霍家老宅,院内枝繁叶茂,碧树琼花,倒是一副繁荣昌盛的模样。

胡汐芸低着头,收敛了平日的棱角,此刻要多乖巧有多乖巧,连余光都不敢往旁边多停留5秒以上。

因为她知道,现在已经得罪了小六爷身边的贴身保镖,那自己不能再忍对方生厌。

而表哥小六爷是助她夺得胡家财产的唯一希望,所以,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很快,两人就在一个房间门外停了下来,而卧室门是开着的,就在胡汐芸准备迈步进去时——

忽然,景阳回头瞪了她一样,一副:怎么不懂规矩?

胡汐芸领悟到,立马局促地道歉:“对,对不起。”

哪还有往日高高在上的小公主样?

其实她也不过是看人下碟菜而已,身份不高的,她眼高于顶,身份娇贵的,她比谁都会伏低做小。

景阳没搭理,只是敲了敲门,颔首:“小六爷,人带到了。”

房间里轻轻“嗯”了一声,有气无力的,或许又自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不过这声音落在胡汐芸耳里,她自是知道自己被轻漫对待,可这房间里的是小六爷,他要不待见谁,那不是很正常?

可最权威的人没发话,其他人也不敢吭声。

就在沉默的同时,胡汐芸心里被磨得七上八下的,她不到20岁,也没见过什么大场面,仅凭着一腔热血就来。

她不是没听过外界的传闻,说她这个表哥小六爷被毁了容,长相极其丑陋,还双腿残疾,脾性阴晴不定。

可她也是没法,局势紧迫才找上门的。

忽然——

门外传出“砰”地一声巨响!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砸碎了。

“你胆子倒是大,敢上门跟我讨价还价。”霍瑾瑜通过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听上去异常凶狠。

闻言,胡汐芸吓了一跳,她双腿一哆嗦,就这么直直地跪在地上:“表哥,我,我——”

“叫我什么?再说一遍。”

顷刻间,胡汐芸脸色煞白,略带哭腔,哆嗦出声:“小,小六爷!我错了,我,我不敢跟您讨价还价。”

没人回她,气氛霎时变得有些诡谲。

胡汐芸紧紧掐着掌心,强装镇定,将心里演变了千百遍的话,最后,她硬着头皮一字不漏地说出口:“我有胡恩智杀您父亲的证据!”

是他和苏赫的语音通话,两人发生过激烈的争执,胡恩智当时承认了杀人动机!并且,他还跟霍家其中一名千金,保持着长期且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这话一出,连旁边的景阳都面露诡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盛大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戏精女主每天都在掉马甲,戏精女主每天都在掉马甲最新章节,戏精女主每天都在掉马甲 顶点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